最高日息3分 江西首起上亿民间借贷崩盘调查
崇仁新闻
亿丰娱乐_亿丰娱乐平台_亿丰娱乐官网
admin
2018-10-30 14:40

  一夜之间,“占军辉卷款逃跑”的消息让江西崇仁这个小县城炸开了锅,对航埠镇的占家村村民来说,不亚于8级地震。

  占军辉长年在东莞打工,就是这个初中没毕业的28岁年轻人,在半年时间内,向占家村及航埠镇村民吸收存款数千万元,再加上崇仁县及在外务工人的存款,总额过亿元。

  10月中旬后,占军辉便“人间蒸发”,这让通过借高利贷、用房产抵押从银行贷款、变卖猪牛等途径筹钱存款到其名下的村民们几近绝望,这些试图通过“高息生钱”途径发家致富的村民,称自己的损失及债务在有生之年都难以偿还。

  如今,全国信贷紧张、银根紧缩,温州民间借贷崩盘现象频发,不少民间筹资向内地转移,民间借贷在内地城市有愈演愈烈之风。

  11月9日,江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麻智辉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全国大部分地区中小企业融资困难,这给民间资本提供了市场。如何正确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市场,并向公众宣传非法高息融资的风险,以防民间借贷崩盘事件发生,是当前的一个严峻挑战。

  最早发现占军辉消失的是航埠镇的陈小强(化名),他于10月9日通过银行给占军辉汇款17.8万元,也是最后一批给占军辉汇钱的人。次日,陈小强便听到占军辉要崩盘的风声,于是他打电话给对方要求退钱,占称第二天(10月11日)给他回款,最迟不超过10月12日。

  陈小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10月11日他没有等来汇款,有点坐不住了,拨打占军辉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此后,占军辉两度变换手机号码联系他,承诺在两日内还钱。但是,陈小强等人一分钱都没等到。占军辉彻底消失了。

  10月19日,陈小强到崇仁县公安局报案。那天,报案的有上百人,“简直要把小小的公安局挤爆了,听说笔录都做了3天”。

  报案的人,大部分是航埠镇占坊村及邻村的人。报案记录后面,是一串长长的名单:宁财保投入1180万元,占福良投入314万元,黎友生投入400万元,占小明投入63万元,邹团祥投入30万元……所有借钱给占军辉的人,都没有打借条。

  陈小强说,他最后一次见占军辉时,对方告诉他,占坊村投入了3700万元,还有周边村子及崇仁县其他地方的存款。“占坊村的投钱户最多。不过数额较大的都来自外村,总额超过亿元。”陈小强说。

  就在两个月前,村民们对占军辉还像财神一样膜拜。中秋节当天,占军辉从东莞回到占坊村,全村人从几公里外的进村道路上,就开始燃放鞭炮和烟花。

  “他开着豪车,身上穿的都是名牌,一块手表都是十多万元。”村民占文华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不仅占军辉,他手下的一批同村人也个个派头十足。“他们开着几十万元的车,每次回来都提一大袋钱,说这些都是在东莞放高利贷和做生意赚的钱。”占文华说,这让同村人羡慕不已。

  占军辉初中没毕业就出去打工,10多年来,村里人对他在外面做什么,知之甚少。但其光鲜的外表和手下人的春风得意,让全村人放松了戒备,甚至忘记了他在东莞曾因敲诈坐过四年牢的事实。

  占文华于7月21日给占军辉汇款20万元,日息1.8分,每5天结一次息。“刚开始每10万元5天可得息9000元,20万元可得息18000元。存银行一年也得不到这么多利息。村里人大部分都尝到了甜头。”占文华表示,占军辉最高还出过3分的日息。

  正因此,村民们纷纷投钱,有些人不仅把存款拿出来,还变卖家中的猪牛,甚至从外面借高利贷,再把钱投给占军辉。

  首先是占军辉的叔叔占基明一家,四个儿女凑了50多万元,借给了“神通广大”的侄子。

  看到占军辉的亲戚都在投钱,村民愈发确信,占军辉是在外面“赚大钱”。就连一直认为占军辉好吃懒做的占宝良,看见村里人都把钱投给占军辉,得到了不菲的利息时,也放松了警惕,“他再怎么不靠谱,但能给村里人赚到钱,跟谁过意不去也别跟钱过意不去啊。”9月21日,占宝良筹集了15万元,汇给了占军辉,日息1.8分,仅10天时间,他就得到了27000元利息。

  好景不长。占宝良在分到两次高额利息之后,却没有等来第三次付息。占军辉分别以国庆长假期间不计息等理由,不再向他们支付利息。

  国庆节后仍然没有利息的踪影,等来的却是一个灾难般的消息占军辉消失了。一夜之间,这些村子的生活被彻底打乱。

  自占军辉消失之后,占福良没有吃过一顿安心饭,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过着半逃亡的生活。“现在每天都有人找我要钱,我们夫妻每天都是早出晚归,根本不敢回家,留下两个小孩,天天在家吃方便面。”占福良说,他没有工作,这辈子都还不起这几百万。

  占福良在占坊村算是经济宽裕的,很早就在崇仁县城买了房,在县城里做些小生意。他从8月份开始把钱投给占军辉,陆续投了314万元。这其中,有100多万是他自己的,将近200万是借来的。

  占明华常年在浙江嘉兴打工,10月2日回到家乡,准备盖一栋两层小楼子。听说把钱存给占军辉能获利丰厚,心痒难忍,10月6日存了4万元给占军辉。“刚存进去几天,就听说占军辉逃跑了,利息一分没拿到,本金也全部被骗。”占明华说。

  周康兰,这个75岁的老太太,把自己的全部家当2万元钱,交给陈小强替她借给占军辉。听说自己的钱被卷跑了,周康兰就天天跟着陈小强。

  在这起民间高息借贷尚未崩盘时,投资人都能获得一些利润,在他们眼里,高额回报的诱惑远远大于内心的风险防御。当这个链条突然崩盘之后,生活瞬间发生了改变:借高利贷存款的人,有家不敢回;卖掉耕牛存款的人,有田不能种;不听老婆劝阻投钱的人,夫妻闹离婚……

  占军辉的家,也因为这起高息借贷事件,发生了变化。占军辉的叔叔占基明说,自从传出占军辉逃跑的消息后,他哥哥、占军辉的父亲占流明在村里就抬不起头来。“他这阵子瘦了十多斤。我们也恨这个侄子,许多亲戚都被卷到里面来了,事情发生了,村里人很多都报了案,而作为亲戚,我们不好报案。”

  占流明说,儿子小时候的脾气和性格也不差,是个讲义气的人。但是初中没有读完,就跟随着他们一起去了东莞种菜。“后来我和他妈回家了,他自己留在东莞打工、做生意,但是也乱花钱。”

  “我知道有风险,也在网上看到过温州一带民间借高利贷崩盘的案子,但还是抱着侥幸心理。”黄军生说,看到前面有人存了三四个月都没事,就冲进去,只想放一个月,赚几万元零花钱,“但最后一个月就出事了”。黄军生追悔莫及。

  江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麻智辉认为,大部分读过一些书,有过在外打工经历的人,在借款时,都是抱着与黄军生一样的心态。在民间资本市场,以超出自己实际还款能力借高利贷,或者向亲友借钱,转手以更高的利息借给别人,这是典型的赌徒心理。“而真以为把钱存到占军辉名下就能坐等高额利息是天上掉馅饼的人,只是村里一些中老年人,他们文化程度偏低,加上缺少信息来源,只要看到有人存钱获利,他们就会轻易相信,纷纷效仿。”

  11月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了崇仁县公安局。该局政工科科长陶莉表示,现在公安机关正在全力侦破此案。至于其他细节,需有上级公安部门的允许,才能接受采访。

  崇仁县委宣传部部长董运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是一起典型的非法集资案件,本村人骗本村人,由于他们都没有借款的凭证,加之案件还未侦破,因此哪些人被骗了多少,还需最后核对。

  麻智辉说,在温州等江浙一带民间借贷崩盘案件频频曝光之后,这是江西省内第一起涉及资金过亿的民间借贷崩盘事件,虽然不能以此判断民间借贷从沿海大规模向内地转移的趋势,但是像江西这样的中部省份,民间借贷确有愈演愈烈之风。

  “当前中小企业融资渠道艰难,当地政府应在正确引导民间资金进入市场,以及向公众普及非法融资的风险上做足文章,最大限度预防民间借贷崩盘事件发生。”麻智辉说。

亿丰娱乐_亿丰娱乐平台_亿丰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