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崇仁欢送镇委书记履新引发的爆炸案调查
崇仁新闻
亿丰娱乐_亿丰娱乐平台_亿丰娱乐官网
admin
2018-11-05 18:39

  新华网消息:7月15日,江西省崇仁县河上镇,为欢送镇党委书记章志芳履新,数十名村镇干部前往送行,并燃放鞭炮,不幸引发爆炸,致2死2伤。

  事后,当地联合调查组查实,送行活动为镇政府组织。章志芳因未有效制止对其欢送活动被停职;河上镇镇长李农,因组织安排欢送活动,引发严重后果,也被停职待查。

  据当地干部介绍,放鞭炮欢送领导履新为常见方式,一是为让领导走得高兴,二是以后办事求着方便。

  对此,崇仁县委、纪委紧急发出四个,要求严禁干部举行各种送迎活动。

  7月19日,章志芳在这间本属于自己的办公室里接到了停职通知。此前,他在另一镇离任时,欢送他的车辆发生鞭炮爆炸致2死2伤。本版照片/本报记者 吕宗恕 摄

  7月19日,江西省崇仁县巴山镇,履任六天的章被宣布停职,让他迅速丢掉乌纱帽的是一次送行和几串鞭炮。

  四天前,章曾担任书记的河上镇,数十名干部欢送他到县城所在地的巴山镇履新,几名村干部在车上燃放鞭炮时引发爆炸,致两人死亡。

  “好心办成了坏事。” 卸任后的章志芳喜欢吧嗒吧嗒抽烟,他所称的好心来自原部下,7月14日,河上镇政府办公室乐福明按照副镇长廖满兴的吩咐,给全镇站所负责人、各村委书记打电话,“明儿上午来参加章书记的欢送会”。

  爆炸中受伤者吴国刚说,他本不打算来,但想到以后还指望章书记能多照顾自己一下,便像别人一样买了串鞭炮热闹热闹,“送书记一程也助自己一程”。

  章志芳看到,送行的厢式货车冒出一阵浓烟,紧接着一声炸响,从车里飞出四个人来,横七竖八扑倒在地。

  7月15日上午约10时18分,一溜车队依次从河上镇政府大院驶出,朝街上开去。

  不少居民站在自家门口围观,人群中不时有人点燃鞭炮。吴国刚看到,坐在桑塔纳轿车里的章志芳,望着窗外欢送的居民,不停挥手。

  小货车后门打开,有人甩下一串点燃的鞭炮。“噼里啪啦”炸响,章志芳的眼前又腾起一阵烟雾。

  “怎么在车前面放鞭?又不是给死人送葬。”听到付的说法,章很是生气,他后来说,“在车队前面放炮,不吉利。”

  章志芳看到,前面厢式货车冒出一阵浓烟,紧接着听见一声炸响,从车里飞出四个人来,横七竖八扑倒在地。

  章的车加速赶过去,他看到两个男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满脸漆黑,头发冒着青色的烟。

  “120”……“110”,章志芳一边吩咐村干部打电话报警,一边指挥其他人保护现场。

  章志芳后来得知,死者分别叫付伍郎、黄康孙,付是江上村委员,黄原为镇城管所干部,现和他人合伙经营康发茶叶公司。

  镇长李农交待副镇长廖满兴“简单安排一下”,按廖的要求,镇政府办公室通知了数十名干部前来欢送章志芳。

  “七孔流血,脸色乌黑,部分头发都被烧焦了。”付伍郎之子付赛兵事后说,父亲死相很惨,他证实,出事那天早上,他父亲本在田里收割稻谷,之后接到一个电话便离开了。

  记者调查获知,而在此之前,包括付国发在内,众多村书记、村主任和街道站所负责人此前都接到过一个来自河上镇政府办公室的电话通知。

  镇政府负责打电线日中午,副镇长廖满兴要求他通知乡镇各站所负责人和村委会书记、主任,次日来欢送章志芳书记。

  章志芳,今年38岁,上世纪90年代,工科毕业后,在崇仁县任职,此后一直升任河上镇书记,他同时是县委委员、县人大副主任,抚州市党代表。

  据介绍,章此次是被委以重任:县政府所在地的巴山镇,此前因城区拆迁上访不断,并被上级政府视为“重点考察乡镇”。

  这里居住着全县三分之一的居民,人口超过10万人。按照当地干部的说法,镇干部距离县城越近,说明他离升迁的日子也不会太远,尤其对于章志芳这样年轻的副县级干部。

  14日上午9时,县委会议室,副书记徐华德与章谈话后,立即送其赴巴山镇报到。

  记者在事发后获得的一份《关于河上镇“7·15”事故的调查情况汇报》材料显示,得知章将履任,镇长李农在没有请示刚到任的书记周亮平,便交代分管办公室工作的副镇长廖满兴,“简单安排一下”。

  “我告诉他们,至于他来不来,都是他自己决定的,我们不能干涉。”7月19日,河上镇副镇长廖满兴在受访时说,他当初让乐福明给镇、村干部打电话只是告诉他们章志芳书记要走了,并无他意,更没有要求他们来送书记的意思。

  “接到这样的电话,你就是不愿意也不能不去。”崇仁县一位官员说,而且还要陪着高兴。

  据介绍,章志芳离开河上镇那天,正是农忙时,当地正在抢插晚稻秧苗。而事实上,正是这一“简单安排”,让原本周末应在家割稻插秧的众多村干部,于次日早晨全部赶到了镇政府大院。

  官方统计的数据是,当日前往镇里欢送者共有45人左右,其中镇干部35人,村书记、主任7人,站所负责人6人。乐福明说,他先后电线余人。

  同时,镇政府还在镇政府小礼堂安排了一个欢送会,购买了2挂鞭炮、6个西瓜、4斤瓜子、4斤饼干、10斤苹果、10斤香蕉、4箱矿泉水,一共138.6元。

  会后,章和前来欢送的镇、村干部、站所负责人合影,据当日参加欢送的干部介绍,当日送行的车辆共有10余辆,除巴山镇、河上镇政府各1辆外,镇长李农还借来1辆,其他为村书记等人的车辆。

  原河上镇供电所所长黄志刚、河上镇工商分局吴五明、粮管所所长吴三毛也开车前往欢送。

  10时18分,章志芳准时离开河上镇政府大院。章说,当时有人提议选一个“16、18”的分钟时间出门更吉利,但当时他并没有在意时间。

  章出门后,乐福明等人在大院里点燃了鞭炮。据介绍,此后,章志芳穿行街道的过程中,欢送的鞭炮一直没有停息。

  “从街西头到东头,鞭炮一阵接一阵,车队一辆接一辆。”一位村民描述当时的欢送场景,章志芳离开镇政府大院后,并没有立即阻止干部群众放鞭欢送,而是在鞭炮声中步行了200多米后才上的车。

  “我不能说坐上车就一拍屁股跑了。”章志芳回忆说,在整个过程中,他的眼睛都一直在看人,“我生怕他们说我书记心里没有他们,他们也害怕自己没有被我看到,否则他们心里很落寞,所以我的眼睛一直都在看他们。”

  “一挂鞭不就20块钱嘛。说不定还能图个脸熟,以后有个什么麻烦事情,章书记没准能帮上忙。”

  付伍郎和黄康孙,都是买了鞭炮来为章志芳送行的,造成他们死于非命的共九挂鞭炮。

  吴国刚回忆,15日上午,他去镇上拉水泥,听江上村主任付国发的侄子付荣进说,“章书记马上要走,大家都买鞭去送一程,要不要一起凑下热闹?”

  吴国刚说,之前连章的面都没有见过,他不想去,但随后因为付荣进的一句话,他开始犹豫。

  “一挂鞭不就20块钱嘛。说不定还能图个脸熟,以后有个什么麻烦事情,章书记没准能帮上忙。”听到付的这句话,吴国刚决定还是去一趟。

  从镇上买来两挂鞭炮后,吴国刚跟付荣进直奔他叔叔的康发茶叶公司。此前,付听说康发茶叶公司也会买鞭炮。

  康发茶叶公司是该镇调整农业产业结构的模式之一,也是章志芳在任时从福建引进的项目。现有股东四人,付国发便是其中之一。

  付国发说,得知章志芳调任消息后,他和其他三个股东就打算买挂鞭炮放放,以表达对其谢意。此后,付电话通知了正在田里收割稻谷的村委会委员、民兵营长付伍郎,建议一同买鞭送书记。

  于是,四个股东各买了一挂鞭炮,再加上付伍郎、吴国刚等人买的鞭炮,在他们的箱式小货车上,共有9挂鞭炮。

  上午10时20分许,康发茶叶公司股东李美华负责开车,股东黄康孙和付荣进负责放鞭,吴国刚、付五郎负责拆鞭。

  吴国刚后来回忆,在镇上打算接着镇上一些单位后面放,但付伍郎提议还去前面没有人的道路上放,这样让章志芳更高兴。

  “镇上已经很热闹了。我们在路上接着放,说明放鞭欢送的人越多,章书记越有面子。”

  出镇街道大约500米处,坐在车厢中部的吴国刚拆到第二挂鞭时,他看到付荣进手中的鞭炮,没来得及甩出,便引燃了车厢里的鞭炮。

  “他们好心办成了坏事,如果没有这起爆炸案,这间办公室就是我的了。”事发后,被停职的章志芳说。“

  7月16日,县纪委、组织部、公安局组成的“7·15”事故调查组向县委县政府提交了调查建议:

  “章志芳同志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对河上镇为其举行的欢送活动,没有有效制止和拒绝,违反了党员领导干部廉洁自律的有关规定和要求,建议停止章志芳同志执行巴山镇党委书记职务,接受调查,待市纪委、组织部调查结论后,按有关规定再行处理。”

  同时,调查组对河上镇镇长李农的建议是:李身为镇政府主要领导,纪律观念不强,违反领导干部公务活动轻车从简、不得迎来送往的有关规定和要求,组织安排欢送活动,引发严重后果,造成极坏影响,建议停止李农同志执行河上镇党委副书记、镇长职务,接受调查,待调查结论后再处理。

  7月19日下午3点,巴山镇党委书记办公室,县委副书记徐华德代表县委对章志芳正式宣布停职决定,身着红色T恤、沙滩裤和拖鞋的章表示,“自己坚决拥护组织的决定。”

  “我平时装束很严肃。”章志芳说,知道自己那天被停职,也不用上班,便穿着随意了些,“为了放松一下”。

  “他们好心办成了坏事,如果没有这起爆炸案,这间办公室就是我的了。”章志芳说,同时,他的内心也一直都在受到良心的谴责,“毕竟别人为欢送我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在受访后,章志芳将刚印好一天的新名片递给记者一张,上面印着:崇仁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中共崇仁县巴山镇委员会党委书记。

  章补充说,“如果没有发生意外事件,说不定我还因为利用周末休息的时间交接工作而被当作正面典型的。”

  崇仁县一位官员介绍,最近十余年间,五、六任当地主要官员调任时,场面都很热闹,每个部门也都会买鞭欢送。

  事实上,放鞭炮,是崇仁县河上镇干部群众欢送领导履新的一种最直接方式。在当地一名要求匿名的官员印象中,凡是县、镇干部履新,都会有类似的欢送仪式。

  一位曾参加过多任领导欢送会的人士告诉记者,一般而言,从外县或者市里调来领导,远没有本地干部升迁省市的欢送会热闹。

  这位人士记忆深刻的一次欢送会是2003年4月,原崇仁县委一位领导赴任抚州市委秘书长前一天,县委办有关负责人通过电话告知县委附近的一些单位部门一把手。

  第二天上午,县委办的人选了一个吉利的时刻,“8点58分,送书记出门”。到那时,县委各部门都放鞭欢送。等该位领导离开县委大院,路过县林业局、电视台、公安局、国土局等局办时,各部门前都站有干部热烈欢送,鞭炮声不断。

  这位人士回忆,最近十余年间,五、六任当地主要官员调任时,场面都很热闹,每个部门也都会买鞭欢送。

  “每个部门接到县委办电话后,丝毫不敢马虎。再说,局长和县领导自然都熟悉,他们平时接触很多,如果书记县长升迁,买鞭欢送,他们自然乐此不疲。”这位人士说,即使和领导不熟悉的,也会图个高兴。

  据当地官员介绍,相比之下,现在领导干部结婚、生日、喜迁新居、孩子上大学等宴请不如欢送领导那么公开、热闹。

  章志芳自己也承认,就在他任期内,有干部调任也放过鞭炮。作为地方上的一种习俗,大家早已习以为常,并没有认为有什么不妥。

  “但我不赞成这种欢送仪式。”章志芳说,他反感也反对这样的事情,但还是没有实际效果,因为他们那里有句老话,叫做“伸手不打笑脸人。”

  事发后的三天内,当地县委纪委连发4个文件,严禁干部搞升迁送迎活动,违反规定的,一律查处。

  事发后的第二日,当地政府与两名死者家属达成赔偿协议,分别补偿18万元,同时要求家属,“不得因此事件再提其他要求。”

  在纪委第18号《关于严明干部任职交流有关纪律的通知》文件中,尤其对干部晋升提出了严格要求,严禁干部交流调动时公款迎来送往,严禁用公款请客送礼,严禁摆设“欢送宴”、“欢迎宴”、“晋升宴”。

  在第19号文件中,县纪委把对领导干部的迎来送往要求扩展到了子女升学考试,严禁借高考升学大操大办,要严格控制宴请规模,最多不得超过10桌。

  同日,崇仁县委则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领导干部队伍作风建设的意见》,在这份县委文件中,就各种迎送活动作出了详细规定:领导干部职务升迁或工作岗位调动,不准搞迎送活动,严禁沿途燃放鞭炮迎送,严禁请客送礼、大吃大喝,对违反规定的,要严肃查处。

  并要求县纪委监察局、组织部、宣传部等将定期或不定期督察,特别对党员干部“八小时以外”不可放松。

  “三天连发4个,前所未有。”崇仁县委副书记徐华德说,这也说明县领导对领导干部作风建设重视程度。

  崇仁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李伟才则说,现正处整改期,谁碰到枪口都会倒霉,因此,所有干部至少在这一段时间也会格外小心。

  据了解,“7·15”事件后,江西抚州市委指派市纪委、组织部也组成联合调查组前往崇仁展开调查。(记者 吕宗恕)

亿丰娱乐_亿丰娱乐平台_亿丰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