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高仿鞋生产状况:老板都难分真假
南城新闻
亿丰娱乐_亿丰娱乐平台_亿丰娱乐官网
admin
2018-12-26 14:45

  大批量的高仿名牌的源头产地究竟在哪里?他们生产的鞋子质量究竟如何?高仿鞋的生产作坊又是一个什么状况?为了进一步了解莆田高仿鞋的生产状况,记者以网店店主身份,在业内人士的帮助下,联系到一家高仿鞋的生产厂家,并设法进入工厂一探究竟。

  在莆田一个村子的小作坊内,生产线已经暂停,成箱子的名牌运动鞋储存在车间里。

  几经辗转,记者以网店店主的身份联系到了一个生产名牌仿鞋的工厂主。“要不是老客户介绍你来,我们是不会见你的。现在严打太厉害,又赶上‘3·15’,很多工厂都停了,要避避风头。”这个工厂主在电话那头说。

  记者提出要打车去工厂看看,请他告知地址。这个工厂主沉吟了一下说,“还是我去接你吧。”3月1日下午,记者乘坐工厂主的汽车来到距离莆田15分钟车程的一个村子里,经过村头时,赫然看到工商部门悬挂的打击商标侵权的红色横幅。村子里窄窄的路上,奔跑着奔驰、宝马、别克等名车。“虽然不能说家家户户,但是我们村子里很多人家都做鞋,比较富裕。”工厂主说,他们做仿鞋的历史大约有10年了。

  拐了几道弯后,记者跟随工厂主来到一处仓库式的厂房中。仓库一进门的右手边摆放着供奉财神爷的高大案台,对面的角落里摆放着生产鞋的机器,旁边堆着制鞋材料,一辆白色宝马停在库房中央。仓库另一角的案台上,摆放着生产出来的鞋的样品。“最近不开工了,查得太严了,但是货还存了一些,你可以先看一看质量。”

  “阿迪达斯、耐克,我们这里都能做。做出来的仿品跟正品一模一样,我敢保证,连专卖店也无法验出来,质量绝对放心。价格都是出厂价,很便宜。”工厂主介绍说,这些大牌仿品,价格在70元到一百四五十元不等,但质量可靠。

  “现在阿迪达斯和耐克查得太严,新百伦的销售情况更好。我们做的新百伦996,跟正品完全一样,才130元,正品要900多呢!”工厂主告诉记者,现在阿迪达斯和耐克的鞋子工商查得非常严,加上最近新百伦销售火爆,所以现在很多工厂都转做新百伦的鞋子了。

  就在记者看货期间,一名员工拿来一块做鞋的皮料让老板检验。“你摸一下这块皮子,跟你脚上穿的这双鞋子的皮质是完全一样的。”工厂主指着记者脚上售价千元的鞋子说,他们做出来的同质量的鞋子售价在150元左右。

  “不管是用料还是做工,我们的鞋子质量都没有任何问题,别说顾客,有时候就连我们自己做鞋子的都分不出来真鞋和假鞋。”工厂主告诉记者,莆田最早是给很多名牌鞋子做代加工的工厂区,掌握了很好的做鞋技术,后来因为仿鞋利润大,于是越来越多的工厂走上了做仿鞋的路。

  据工厂主介绍,工商部门打击的时候,就看卖家是否有品牌授权。“所以现在出现一种情况,有些拿到授权的店家掺着卖仿品,以仿品的进价去卖正品的价格,利润非常丰厚。”

  不过,他自己也承认,靠做仿品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无论是从政府打压还是从自身发展来说,都要积极转型,所以现在我们这里大部分厂家都在尝试做自有品牌,但这需要时间。从去年开始,我们也在做自己的自有品牌,帮助客户铺货,但很难,一年下来,亏了三十多万,靠做仿品的利润撑着,希望今年自有品牌的发展会更好一些。”

  提及做仿品的前景,这个工厂主感慨,“今年也许还能做,明后年可能就做不下去了。现在政府鼓励我们做自有品牌,有政策支持,比如贷款。我们也希望能做大做强自有品牌,光明正大地挣钱。”

  在莆田,有不少从事仿鞋生意的人跟这个工厂主有着同样的想法。“也就是再有三五年的时间吧,莆田的仿鞋生意就慢慢退出历史舞台了。”百度贴吧一个批评莆田仿鞋的帖子引发了很多网友的讨论,其中不乏莆田的仿鞋生产商和经营者。一位网友留言说,莆田从代工厂到仿鞋厂,确实是一段不光荣的历史,但是现在很多业主正在开发自己的品牌,相信莆田总有一天能摆脱假鞋的标牌,做出几个有影响力的鞋子品牌。(林媛媛刘红杰)

  据2010年数据,莆田制鞋年产值将近500亿元,其中出口近20亿美元,从业人员超过20万人。由于为世界运动名牌代工,这座城市被授予中国鞋业研发设计中心、中国鞋业信息中心等称号。

  而疏于自创、赖于仿冒始终是莆田的鞋城招牌上受国内外诟病的污点。在上世纪90年代,当晋江鞋企投巨资“造牌”之际,莆田鞋企却还在代工和仿冒的“温水”里煮着青蛙。

  一家颇具知名度的自主女鞋品牌的老板林国梁告诉本报记者,“转型是痛苦的”。几年前,他也是混迹于仿冒鞋网销大军中,2011年,他买了自主商标,号称是安福第一批做正牌的商家。

  “当时周围都是仿牌,我们想做正牌也不知道怎么做。”2009年,林国梁在淘宝上开店,觉察到淘宝网上的监管也是日益严厉,动不动就被自动关店,“链接一死,什么都没有了。”

  “当时在安福那条街就我们一家,LED灯光开起来。”当时,林的店面在尚处于全仿冒的安福门面店中很扎眼。如今,整个安福的底铺被各种本地品牌占领,却始终无法强大。

  在代工的襁褓中长大的莆田鞋业,要攻克仿冒的基因,在自主创新的全新摇篮里生长并非易事。很多“阿冒”转型做起了自主品牌,但有更多“阿冒”习惯了黑夜。

  林国梁认为,自主开发品牌的存活率不高,“赚钱和不赚钱落差非常大”。自主设计鞋款往往时间慢,而且开发出来的款式有限,无法抵御万一不畅销所带来的损失。

  所以林国梁没有自主研发,而是以给别的工厂下订单的模式授权生产,这样,便在“七八十个厂家中评质量和款式”,选择面就广得多。他介绍,他已积攒七千多家网络分销商,其中不乏从前做仿冒鞋的,如今都只做他的鞋。

  正牌在某种意义上重整了产业格局,但据本报记者了解,类似林老板做出规模的商家在安福只是凤毛麟角。为了差异化竞争,转型后的商家不再做运动鞋,改做女鞋,但是一到晚上,它们仍被淹没在仿冒运动鞋的海洋中。

亿丰娱乐_亿丰娱乐平台_亿丰娱乐官网